东城胡同故事:赵堂子胡同“营造”今昔
来源: | 作者:顺益兴四合院 | 发布时间: 2018-09-10 | 288 次浏览 | 分享到:

  老北京人可能都知道

  北京的五条胡同相交

  能形成一个少见的胡同枢纽的

  大家都会冠以美称“五路通祥”。

  而这样的地方

  在建国门就有一处


  赵堂子胡同

  这条东西走向的胡同其实不长

  才225米

  东西走向

  胡同西口与朝阳门南小街相交


  胡同东段相对较为曲折

  共连接了四条胡同

  西南为阳照胡同

  正东是后赵家楼胡同

  正南是宝珠子胡同

  正北为宝盖胡同

  这种方位就是在古代几乎也称得上是

  一个升级版的十字路口


  ▲左边为赵堂子胡同,右边为宝盖胡同。

  这还是一条以“堂子”命名的胡同

  就不难想象它也曾是市井小贩、贩夫走卒

  甚至文人墨客流连之地

  或许还要发挥生产八卦

  畅通信息的隐性功能

  那么昔日处于“五路通祥”西向的

  赵堂子胡同,今天又如何呢?

  胡同人来人往

  走过这条胡同

  最多不超过5分钟

  多花两分钟细细浏览胡同两侧的建筑

  会发现保留下来的门牌号也不多

  胡同北侧尚存有1号、3号、5号

  南侧则保留了10号、12号、16号


  不熟悉的外人粗粗看过去

  大概也只对3号的朱启钤故宅

  和16号建国门街道办事处的办公楼

  有一个粗浅印象罢了

  而那些看不到的号码所标识的建筑

  就如同它一直以来默默发挥的功能一样

  给居民一个住所、一个家

  隐藏在胡同深处

  与那些年年春天再吐新芽的老槐树一样

  成了胡同不变又不平凡的所在


  胡同虽短

  但这里平房院落众多、居民高度聚集

  所以平日里也总是人声嘈杂

  特别是黄昏时候

  街坊们摇着蒲扇出来纳凉时

  胡同里两侧的槐树还会飘来阵阵花香

  但要说胡同里哪能见到最高大苍翠的古槐

  要数胡同尽头的朱启钤故宅了

  幽静的四合院


  这是一座占地3000多㎡的四进四合院

  宅院由朱启钤在20世纪30年代购置

  当时还是一所未完成的建筑

  全部由他自己重新设计并督造


  因其特殊的建筑制式

  以及其前主人的不凡生平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

  这座古宅便被评定为区级文保单位

  留存至今

  砖墙上就镶嵌着一块1尺见方的白玉石

  上书“朱启钤故宅”

  一旁还有一块朱启钤生平简介铭牌


  据朱启钤之子朱海北回忆

  院内的彩画及建筑上的做法

  完全按《营造法式》进行

  所用木工、彩画工

  都是为故宫施工的老工匠

  可以说这座宅院的建设

  倾注了朱启钤大量心血

  从广亮大门进入

  正对着的是一条贯通南北的走廊

  形成一条南北轴线将整个宅院

  分成东西两个部分

  共8个院落,院内回廊环绕


  ▲1990年拍摄的朱启钤故居鸟瞰图资料。

  如今历经岁月

  外人若要了解这座老宅院故事

  就不得不从它曾经的主人——朱启钤说起


  朱启钤是光绪时举人,清末北京外城警察厅厅长、蒙古事务督办;民国时历任交通总长,内务总长;建国后还担任过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兼古建筑修整所顾问。历经晚清、民国及新中国,可谓是宦海沉浮却依然长青的杰出代表,甚至一度官拜市长。即便如此,让人眼前一亮、为之侧目的仍是朱启钤对中国古建筑的贡献。


  ▲著名的茶座,来今雨轩就位于中山公园东南部。朱启钤首倡公园开放运动,积极主张旧时的皇家园林对外开放。中山公园就是中国第一座群众性公共园林,原身为社稷坛。

  他是把北京从一个封建帝都转变成现代城市的第一个设计师。他主持改造了正阳门(前门),开辟了京城的东西中轴线;打通南、北长街等,开通了京城南北方向的交通要道;修筑环城铁路、疏浚护城河;将社稷坛改造为北京市第一个向市民开放的公园——中山公园;创建第一个博物馆、创办中国营造学社……翻开历史书页,历数一个又一个的突出事迹,评价其人为“中国古建筑学的奠基人”可谓实至名归。


  ▲当年中国营造学社的办公地点就在朱启钤故居的前院。

  一个古建筑学奠基人的家宅注定经历也不会一般。早在建立时起,主人便将前院开辟为中国营造学社的活动场所。作为我国最早研究建筑的学术团体,营造学社请来了梁思成,同时聘请刘敦桢、梁启雄、单士元等人进行史料收集整理,此外这群志同道合的建筑学研究者、爱好者们还无比重视实地勘测,有着不停留于故纸堆的实干精神。成立后不久就出版书刊多种,例如《中国营造学社汇刊》、《工段营造录》、《营造算例》等。然而旧中国,所有新团体的创立、发展和辉煌似乎都在日本侵华战争开始后一一被碾进废墟,“中国营造学社”就这样走过了它的黄金时代,结束于那一声突然降临的炮火。


  面对战争

  等待这所宅子的也注定只有多舛的命运

  自七七事变后

  朱氏故宅历经日方征购、国民党占用

  和抄家、发还、最后捐献给政府

  作了外交部宿舍后才归于平静

  只不过过往风光也渐渐黯淡

  到今天已经成了

  普通百姓日常家居的大杂院了


  建筑与社区“营造”之路

  建筑是民族文化的结晶

  也是民族文化的象征

  建筑营造自古至今

  从来不是单纯的匠人精神

  其文化思考和继承载体的“法定”身份

  朱启钤曾言明

  建筑营造不只是 “匠作之事”

  有必要纳入文化的范畴


  随着社会的发展

  “营造”一词词义丰富

  又不断融入时代特色

  文化营造也成为“社区营造”的一部分

  如果说胡同3号——朱启钤故宅

  是赵堂子胡同的灵魂

  由此可以探索“文化营造”之古法

  那么胡同另一边的16号

  建国门街道办事处则是胡同的地标

  更是我们期待的“文化营造”之今时


  近些年来建国门地区

  以党建为引领,街道、社区全方位参与

  着力打造的三大文化名片:

  立春文化节、彩虹文化节、公益编织节

  重现民俗特色,培育草根团队

  输送地区文化特色,打造公益品牌

  方方面面早已成效满满

  不仅亮出地区风采

  也让本地居民受益匪浅

  更将新生力量源源不断向外输送


  ▲2018年建国门第12届立春文化节现场。

  建国门街道办事处就这样充分发挥出

  它作为一个枢纽、

  一个文化培植基地的典范作用

  在承前人“营造”理念

  续民之所愿、所想

  展基层“营造”新图示方面

  成为赵堂子胡同的新地标

  也可谓正当其时!